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雍正王朝:看似最不起眼的太监李德全,才是全剧中隐藏最深的高手

时间:02-09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2

雍正王朝:看似最不起眼的太监李德全,才是全剧中隐藏最深的高手

《雍正王朝》可谓高手如云,随便拎一个出来,放到其他历史剧中都能横扫一条街。当然,你我这种人放到剧中,别说跟他们交手了,估计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。若是咬着牙坚挺一会儿,说不定能躺在木板车上,扛到老四胤禛从扬州码头那下来。但这群个个自命不凡的人精,真正能笑到最后的,却寥寥无几。但有一个人,虽然出场次数并不少,却很容易被人忽视,他就是历经三朝而不倒的大太监——李德全!中国有两句古话,一个是“一朝天子一朝臣”,再一个则是“伴君如伴虎”,可以说,李德全一直就在从事高危职业,却还能游刃有余,他是怎么做到的?杨角风谈《雍正王朝》系列文章:听懂了李德全说过的几句话,才明白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他!一、大太监李德全其实是个虚构的人物,是把康熙朝的梁九功和魏珠,以及雍正朝的苏培盛结合在一起了。梁九功曾被康熙帝特意下旨夸奖,说他聪明,很多时候都由他来传达旨意。或许知道的事情太多,康熙帝前脚刚驾崩,后脚梁九功就被抓,不久后自缢身亡:“先朝总管太监梁九公自缢于景山。”魏珠是康熙帝的宫殿太监,据传康熙帝定下立储遗诏后,他偷偷将消息告知了老四胤禛。但其实这种可能性不大,毕竟他在雍正朝并不吃香,因为跟老八胤禩有点牵连,迟迟受猜忌。好在其挺到了乾隆朝,并重新登上权力的高点,也算善终了。苏培盛就更了不起了,看过《甄嬛传》的都清楚,这家伙精明的很,最后都算计到皇上头上了。当然,那是戏说,但历史上的苏培盛确实很狂妄,曾经给弘历甩过脸子,后来被他清算了:“乾隆即位以后遂大加申斥,认为狂妄骄恣。”而《雍正王朝》中的李德全,就是以以上三个大太监为原型,杜撰出来的人物。可想而知,融合了以上三位顶级聪明人的李德全,得拥有何等的智慧和手段,才能在错综复杂的宫廷斗争中脱颖而出,得以笑到最后?别忘了,雍正帝的府邸太监高毋庸都没机会进宫服侍皇上,这桩好事却落到了李德全头上。那么,他究竟有什么非凡之处,为啥能历经三朝而不倒?二、首先可以肯定的是,李德全绝顶聪明,既然能成为皇上身边的红人,自然得事事为皇上着想,跟皇上一条心,这也是身为大太监的做事底线。在剧中也有很多细节,对李德全心思缜密,照顾皇上之细心有所展示。比如,李德全第一次正式带台词出场,是老四胤禛和老十三胤祥在江南赈灾,康熙帝召集尚书房大臣讨论弹劾老四胤禛的奏折那次。当时几个小太监在追小狗,追上后还要动手打,李德全离老远跑过去,喊着:“打不得,打不得!”为啥打不得?因为这只小狗是郭妃的,当然,康熙帝的妃子中是没有郭妃的,离这个名字最近的是宜妃——郭络罗氏。对,你没猜错,就是《康熙微服私访记》中的宜妃,康熙帝最宠爱的那位。那么,除了因为这只小狗是宜妃的因素外,还有其他原因打不得吗?有!因为此时的康熙帝刚接见完大不列颠和朝鲜国使臣,这时候两国使臣正要从康熙帝处出来,就要经过这里。后来李德全安排小太监,将小狗送回宜妃那里后,就碰到了张廷玉:“哎哟,张大人,您这么早就来了。皇上刚召见完大不列颠国和朝鲜国使臣,这会正更衣呢。”一群小太监追打小狗事小,若因为此事让两国使臣看到,那是要闹笑话出来的。这才是李德全远远见到几个小太监在追赶小狗,赶紧跑过来阻止的原因所在。三、若是不加阻止,一会儿宜妃见不到小狗,再跑出来大喊大叫,那成何体统?后来老四胤禛追缴户部欠款的时候,把老臣魏东亭给逼死了,事后康熙帝十分自责。有一次身边只有李德全的时候,他又开始回想魏东亭的好,还说当年征讨准格尔的时候,魏东亭……结果李德全没等康熙帝说完,就打断了他的话:“皇上,事情都已经过去了,您可不能再想了,回头伤了身子。”其实就等于变相的提醒康熙帝,魏东亭之死不怪你,你已经做的很好了。要知道,康熙帝之前就已经当着李德全面自责过了,在场的张廷玉也安慰皇上,说这都怪魏东亭不懂经营,怪不到皇上。果然,康熙帝听完了李德全的话,放下了乐器,也就等于放下了这件事,让他拿眼镜来,自己要批阅奏折。可李德全嘴上喊着“喳”,可身子根本就没动静,沉寂了几秒后,他突然就来了一句:“皇上,您还是先用膳吧?”他为啥这样说?一方面,康熙帝因为魏东亭的死,自责了很长时间,确实是茶不思饭不想。另一方面,其实是李德全听到了门外有叽叽喳喳的声音,知道是那群老臣们来闹事了。所以,他试图把皇上喊到御膳房,逃离这是非之地,然后自己再想办法赶这群老臣走,别打扰皇上。可惜,康熙帝还是听到了门外的声音,问了一句:“谁在闹?”四、康熙帝话音刚落,李德全就往门外走,试图自己去摆平这件事,可惜康熙帝执意要亲自去,这一去,势必又会从这群老臣身上想起魏东亭的死。还有热河狩猎那次,晚上康熙帝喝了一杯鹿血之后,直感觉热血澎湃,又要“御驾亲征”。结果又让李德全拿牌子过来,等到牌子拿上来之后,康熙帝刚要选第三个。却没想李德全脸色大变,突然就走上前阻止,还说了一句:“皇上,您已经连续六天了,今儿晚上您不能再翻牌子了!”李德全这是咋啦,康熙帝喝鹿血的时候不阻止,要牌子的时候也不阻止,就要选第三个牌子时,他却跳出来阻止了,为啥?很简单!因为康熙帝正要选的那块牌子,恰好就是郑春华,此时正在鹿园跟太子胤礽鬼混的那个!说句实在话,太子胤礽跟郑春华的事,身为大太监的李德全不会不清楚。毕竟康熙帝说去鹿园,德楞泰非常不情愿跟着,不惜挨了一巴掌也斗着胆子劝皇上一句不去。图里琛更厉害,直到躲不过了,干脆躲一边撒尿去了,试图尿遁,可惜被德楞泰给拎回去了。这恰恰说明,康熙帝身边的人都知道太子胤礽跟郑春华的好事,就他自己不知道。而李德全阻止康熙帝翻郑春华的牌子,也是为皇上着想,一旦真撞破这种事,必将掀起一场轩然大波。事实上,果然如李德全所料,太子胤礽跟郑春华的好事被撞破后,就发生了八大山庄被围事件。五、有人说,郑春华不是对太子胤礽说,自己已经一年时间没有被翻牌子了吗?她那么说,有骗太子胤礽的成分在,这个问题我们之前也分析过。若是真不受宠,康熙帝会带她来热河,若是真不受宠,她一开口唱歌,康熙帝就知道她是谁?不仅康熙一朝,李德全一直在想方设法通过自己的努力,来维护皇上的尊严。在雍正一朝,他也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维护皇上,哪怕是雍正帝正在生气。比如,因为李绂跟田文镜闹翻的事,众臣开始集体上折子弹劾田文镜。雍正帝看到这些折子就气不打一处来,一怒之下便撕毁了这些奏折。李德全看在眼中,急忙去阻拦,但为时已晚,赶紧跪下提醒:“咱大清的皇帝是不能撕臣下的折子的,皇上,这是祖训!”可以说,若是李德全能提前预知到雍正帝会撕奏折,肯定就提前介入了。也恰恰是因为雍正帝撕了奏折,虽然后来又粘上了,但还是被那群清流看出了端倪,并怒不可赦。也正因如此,才爆发了轰轰烈烈的科甲朋党案,并一发不可收拾。虽然最后以领头人罢官的罢官,砍头的砍头而落幕,但雍正帝的千古骂名算是留下了。在八王议政逼宫的时候,眼看着雍正帝落入下风,毫无应对之策,也是李德全站出来提醒皇上,咱啊还有一条路可选:“皇上,要不要退朝?”六、李德全除了处处为皇上着想,并及时指出皇上的问题以外,还得时刻提防着下面这群皇子和大臣们,以免自己惹祸上身。比如老四胤禛追缴户部欠款那次,太子胤礽实在没办法了,于是让手下高价卖出六个官缺。虽然吏部归太子胤礽管,但里面仍然有老八胤禩的人,比如吏部堂官揆叙,此人是纳兰明珠的次子。这六个肥缺,是需要“陛见”后,才可以下放到地方任职的。所以,纳闷太子从哪里搞来钱的老八胤禩,命令揆叙带着这六位官员去见皇上。而揆叙先找的人便是李德全:“李公公,现在皇上有空吗,这几位是即将外放的官员,等着给皇上引荐呢。”要知道,此时的康熙帝一方面为老臣欠款的事焦头烂额,另一方面也为老十胤誐去前门大街卖家当的行为很生气。本着不打扰皇上的目的,李德全是劝揆叙不要去见皇上:“揆大人,有空没空倒是另外一回事,我劝你这时候最好别去见皇上!”李德全之所以这样拦着,其实没别的目的,就是本着皇上不好过,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的目的,能推则推。就算推不过去,也不能自己去触这个霉头,谁爱去谁去。可揆叙坚持去见皇上,就让李德全多一个心眼儿了,对啊,揆大人向来沉稳,这次怎么可能不听劝,执意要见皇上呢?七、李德全何等精明,立马就看出来这里面的门道儿,于是来了一句:“今儿是大爷当值!”李德全当然知道他们是冲着太子胤礽来的,而他也清楚,现如今的太子胤礽在康熙帝心中的地位也大不如从前。自己不汇报,得罪老八胤禩,汇报了,又得罪太子胤礽,搞不好还惹一身骚。既然如此,那不如把这个烫手的山芋甩给老大胤禔,毕竟老八胤禩他们本就是这么想的。就算后面出了问题,也跟自己无关,谁让揆叙故意选大爷当值的时候来汇报呢?李德全见过太多被人利用的例子了,自然不想当那把刀。所以,有当值的皇子,那就推到他头上,若是没当值太子,那对不起了,皇上忙,没空见你。果然如李德全所料,这揆叙找老大胤禔汇报工作,真就没好事。很快太子胤礽就被叫到康熙帝面前,路过李德全身边的时候,太子胤礽还不忘问一句究竟啥事?你猜李德全咋回答的:“这几个官员是大爷引见的,当时奴才不在殿里!”这样一来,李德全既没有得罪老八胤禩,又给老大胤禔一个巴不得告状的机会,还巧妙的将来自太子胤礽的压力转移到老大胤禔身上,自己却全身而退。不仅如此,李德全还获得揆叙硬塞给的一叠银票,这买卖,实在是划算啊。后来老八胤禩查刑部冤案时,连夜拿着奏折要上报皇上,拦着他的又是李德全。当时李德全是不想他打扰皇上的,毕竟康熙帝已经好几天没睡好了,这天刚好睡下。八、可是,为什么面对老八胤禩的求助,以及死跪到底的决绝后,又同意了汇报?很简单!李德全不傻,跟在皇上身边这么久了,早就知道他对太子胤礽不满了。而老八胤禩连夜来汇报工作,肯定是刑部冤案牵扯到了太子胤礽。当初邬思道劝老四胤禛别接这个差事,给出的理由就是案子真相大白之际,就是太子胤礽被废之时。邬思道都能看出来的结果,常年在康熙帝身边待着的李德全会不知道?所以,一旦太子胤礽被废,下一个夺嫡的人选恰恰就是面前的这位老八胤禩,那你若是李德全,给不给放行呢?或许是李德全的表现,让康熙帝产生了怀疑,担心他偏向了老八胤禩。所以,后来在热河,图里琛暗中追查肖国兴并回来汇报时,康熙帝特意支开了李德全。也恰恰是这个举动,也让李德全判断出,刑部冤案或许没那么简单。在雍正朝,李德全也是一样,本着明哲保身,见好就收,见险就躲的原则。能帮别人,绝不害人,给别人方便,就是给自己方便,你好,我好,大家好。比如,对待雍正帝的三位皇子,弘时、弘昼和弘历的态度,就因人而异,各不相同。弘昼是糊涂王爷,基本也跟皇位无缘,李德全自然也清楚,所以能提醒就提醒,给好处咱就拿:“五爷,今儿你得小心着,皇上心情不好。”九、弘昼也确实上道儿,都走出去了,又折回来塞给李德全一张银票。弘时就不行了,情商太低,宰相门前还七品官呢,更何况李德全是跟在皇上身边,岂是你想得罪就随便得罪的?比如年羹尧进京的那次,因为孙嘉诚执意要弹劾,被雍正帝派去求雨。没想到当天还真就下雨了,雍正帝淋了雨,再加上本就有点发烧,又吃坏了东西,病倒了。弘时一大早去见皇上,就惹得李德全不高兴了,因为他把人家的生财之道给道破了:“我知道了,跪等就跪等,我问一下,这块砖别是磕不响头的?”李德全还故意装糊涂,爷啊,你想说啥啊?识趣一点的,就不说话了,可弘时不识趣啊,还继续说什么不给李德全塞银子,就给领到实心砖那,给塞银子,就领空心砖那。好嘛,这低情商的话一讲,李德全当然不高兴啦,您三爷就在这跪着吧,我先去回报四爷来了。最终,后来的弘历顺利进去见皇上了,你精明的弘时就一直跪在外面,李德全去汇报工作,压根就没向雍正帝提及门外有弘时的事。当然,李德全也不是谁的钱都要,比如年秋月,当时年羹尧打了胜仗回京,康熙帝封年秋月为年贵妃。李德全带小太监们去报喜,受赏赐的钱他就不敢要,出来后,就冲接钱的小太监骂开了。骂他什么东西,没心没肺,年贵妃就那么点月例银子,你也敢接?十、不管怎么说,李德全对皇上肯定是忠心耿耿,也有着自己的做人底线,知道哪些人的银子能拿,哪些不能拿。但他毕竟是皇上身边的人,自然得想皇上之所想,急皇上之所急,如履薄冰,小心翼翼做事,才能笑到最后。在雍正帝驾崩那晚,老八胤禩先走了一步,临终前留给了皇上一封信,这封信也交到了李德全手里。当时,他去见皇上汇报这件事时,是这样说的:“皇上,八……不,阿其那他……他死了。”当了这么多年的主管,李德全为什么会说错称呼,难道仅仅是疏忽吗?并不是!因为老八胤禩是“阿其那”的叫法,是在八王议政逼宫时,雍正帝见老十三胤祥喷血后,气急败坏下叫的。不管怎么说,老八胤禩都是皇室成员,雍正帝这么叫他可以,你李德全作为个奴才,肯定不能也喊“阿其那”。就算雍正帝最宠信的心腹李卫,在他面前,也不敢称呼老八胤禩是阿其那。比如雍正帝在他面前说自己的弟弟们在沿途散布谣言,李卫就问:“是八爷他们?”即使雍正帝都表明了,是阿其那、赛斯黑在散布谣言,李卫也不敢这样称呼,依然称呼八爷:“先帝爷千般的好,就是太宽容了,明知道八爷他们一个个心术不正……”后来弘时临终前也敢喊老八胤禩是“阿其那”,没有避讳,就让雍正帝比较反感的。所以李德全就很聪明,先想说“八爷”,然后又改成了“阿其那”,既体现了自己作为奴才的卑微,又表明了坚决支持皇上的态度。高,实在是高!所以,高毋庸这种做秘密差事的人,被雍正帝冷藏了,李德全这种忠心耿耿的人精,自然得用啊,还得指望他教自己如何当皇上呢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